Now Reports

既是醫生又是教育家:龜井南冥和高場亂

次介紹江戶時代至明治時代的兩位人士,他們既是醫生又是教育家。第一位是龜井南冥(1743~1814年),他出生於早良郡姪浜村(現在的西區姪浜)的開業醫生之家,自幼年時期就勤奮好學,19歳前往京都學習醫學和儒學。回到福岡後,在現在的唐人町作為醫生開業,並且開設了私塾「龜井塾」,培養出為數眾多的門生。

後來,他的活動博得聲譽,被提拔為福岡藩的儒醫(儒學家兼醫師),而且成為新設的西洋學問所「甘棠館」的第一代校長。關於在志賀島發現的金印,他搶先發表了相關學説等,大顯身手。但是後來失去地位。而且,甘棠館被燒毀廢除。雖然如此,但是他和兒子昭陽共同奮鬥,重整旗鼓,重新開設了龜井塾,據說門生從日本全國各地會聚而來。

高場亂(1831~1891年)就是在這所龜井塾培養出來的人物。這位女性出生於福岡藩的眼科醫生之家,由於沒有男性繼承人,她從小就作為男兒被撫養長大。她身穿男装佩刀,成為女性儒學家。她在龜井塾學習之後,在現在的博多站附近福岡藩藥用人參田遺址,開設了自己的私塾,通稱「人參田塾」。與龜井南冥相同,她也選擇了既做醫生又從事教育事業的道路。

龜井南冥、昭陽的墳墓位於中央區地行的淨滿寺院內。留在該寺的山門壯觀氣派,據傳這是龜井父子大顯身手的江戶時代建造的。並且,在唐人町的西洋學問所「甘棠館」的遺址豎立著石碑。高場亂的墓在博多區千代的崇福寺,墓誌銘出自勝海舟的手筆。此外,在博多站附近的人參田遺址也有石碑。

Category
People
Fukuoka City
Published: Oct 6, 2020 / Last Updated: Oct 6, 2020

ページトップに戻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