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s

六月博多座大歌舞伎

START: Jun 2, 2018 END: Jun 26, 2018

代目松本幸四郎襲名二代目松本白鸚,以及七代目市川染五郎襲名十代目松本幸四郎的襲名披露公演。白天節目『伊達的十役』是由十代目松本幸四郎一人飾演男女共十角的精彩戲碼。夜間則以江戶為舞台,三味線和歌舞伎風的音樂搭配獅子舞營造的華麗舞劇。

・6月2日(六)~6月26日(二)
・白天部11:00~、夜間部16:20~
・一般:¥5,000~¥18,000(可網路購買:http://hakataza.e-tix.jp/pc/hakataza.html
・博多座
福岡市博多區下川端町2-1
092-263-5555(10:00〜18:00)
http://www.hakataza.co.jp/lineup/h30-6/

—–

For the convenience of people who cannot read Japanese, we are posting information and synopses of the upcoming performances.

白天 11:00~15:20

『伊達的十役』

演出者
1.仁木彈正直則(反派)
足利家的重臣。赤松滿祐之子。繼承父親的野心的他用盡手段的盤算著摧毀足利家,會使用變身成老鼠的妖術。
2.絹川與右衛門(正派)
足利家的忠臣。得知仁木彈正的陰謀,捨命與其戰鬥。鼠年,鼠日,鼠時生的他,可以用血來破解彈正的老鼠妖術。
3.赤松滿祐(反派)
彈正之父。曾企圖顛覆足利家政權,但卻被一個名叫「助」的農民用舊鎌刀割破頸子身亡。成為亡靈現身在兒子彈正面前,教導其老鼠妖術。
4.足利賴兼
當今足利家主,繼承者的爭權鬥惡的中心人物。
5.土手的道哲(反派)
加入彈正一派的邪惡僧侶。為了出人頭地,加入了彈正一派。
6.高尾太夫
殺害赤松滿祐的農民・助的女兒。賴兼甚至願意為她當債務的擔保人,相當受到賴兼寵愛的高級娼婦。隨後被與右衛門察覺這是彈正一夥的計策之一,將她殺害。
7.腰元累(反派)
高尾太夫的親生妹妹。原為足利家的女侍,與與右衛門的私情被發覺,原本難逃一罪但是被主君所原諒,決心要與丈夫一同寶為主君。最終因為被其姊姊高尾太夫的亡靈所附身,丈夫的與右衛門只能忍痛將她殺死。
8.乳人政岡(正派)
足利賴兼之子・鶴千代的乳母。為從惡人手中保護小主(繼承者)而努力,但是卻犧牲其親生之子・千松。
9.荒獅子男之助(正派)
與乳人政岡一同保護小主・鶴千代的忠義之士。因其粗暴的勇猛而知名。
10.細川勝元(正派)
當今政權的高官。為足利家的繼承權之爭下了明智的裁決。

以上 1~10 皆為松本幸四郎(市川染五郎)所演出

・八汐・仁木彈正之妹(反派)・・・・・・・・・・・・片岡 仁左衛門
・大江鬼貫・彈正一夥(反派) ・・・・・・・・・・・・中村 雁次郎
・沖之井・足利家重臣之妻・彈正一夥(反派)・・・・・片岡 孝太郎
・松島・足利家家臣之妻・彈正一夥(反派)・・・・・・市村 笑也
・京潟姬・將軍家足利賴兼之未婚妻・・・・・・・・・・中村 壹太郎
・山中鹿之助・足利賴兼的家來・・・・・・・・・・・・大谷 廣太郎
・見習娼婦 薄雲・・・・・・・・・・・・・・・・・・澤村 宗之助
・見習娼婦 小紫・・・・・・・・・・・・・・・・・・市川 笑三郎
・渡邊外記左衛門・為了揭發彈正的陰謀而努力(正派)・・松本 錦吾
・山名持豐・朝廷高官・協助彈正一夥(反派)・・・・・市川 猿彌
・榮御前・山名持豐之妻(反派)・・・・・・・・・・・中村 魁春
・渡邊民部之助・渡邊外記左衛門之子(正派)・・・・・中村 梅玉
・三浦屋亭主・娼館的亭主 ・・・・・・・・・・・・・・松本 白鷗

開場 稻村崎場
這裡是蝙蝠飛舞的稻村崎。在微微細雨中,足利家的重臣仁木彈正(染五郎),來到了放置著南朝(敵陣)遺臣赤松滿祐的手級的處刑台前。滿祐的首級已經化成骸骨。刺在一邊眼窩裡那破舊的鐮刀,是涓川村裡名叫助的百姓,為了討伐企圖顛覆天下的滿祐所用的鐮刀。彈正把那鐮刀拔出,霎時赤松滿祐的亡靈(染五郎)現身了。其實彈正是滿祐的親生兒子。滿祐的亡靈將其子彈正招喚至此地,將記載著赤松家傳的老鼠之術的秘笈傳授給他,期望彈正能完成它未完的偉業。鼠年鼠月鼠日鼠時生的男性的血碰到了舊鐮刀的話,老鼠之術將會被破解,滿祐要彈正小心提防後消失了。得知自己身世的彈正,念起了剛習得的咒語,老鼠成群大量的湧出。
涓川與右衛門(染五郎)在一旁目擊了一切。犯下了與家中女侍(累)的私通之罪的與右衛門(當時奉仕主君,及對主君的忠誠為最優先,僕人家的戀愛罪重至死),由渡邊民部之助的判決,正在前往家鄉的路途上,在此碰見了彈正,並得到了破解妖術所需得破舊鐮刀。其實與右衛門正好是鼠年鼠月鼠日生的男性。

序幕 第一場 鎌倉花水橋場
仁木彈正期望可以一舉成功,他與主君足利賴兼(染五郎)的叔父大江鬼貫串通,讓賴兼沈溺於玩樂,更進一步策劃毒殺賴兼的兒子也是他的繼承人的鶴千代,交由大夫的大場宗益去準備毒藥的砒霜。但是宗易拒絕將藥交給彈正。土手的道哲(染五郎)現身將宗益殺害,奪取了毒藥,加入了鬼貫及彈正的行列,妄想要出人頭地。
足利賴兼帶著山中鹿之助經過了此地。如彈正所策劃的,在大磯的遊廓三浦屋中,賴兼正沈迷著與高尾太夫(染五郎)遊樂,賴兼穿著伽羅香木所做成木屐,連著好幾日來此作樂。彈正一夥打算趁此機會暗殺賴兼,卻被賴兼不費吹灰之力的趕跑了,賴兼依然一派輕鬆的前往遊廓玩樂。

序幕第二場 大磯 遊廓三浦屋場
在大磯遊廓的三浦屋,償還高尾太夫所身負的債務的兩千兩已經送達,付清了這贖身金賴兼就可以將高尾太夫納為自己的愛妾。從三浦屋的女掌櫃那聽到了這消息,賴兼樂不可支。但是其實這也是彈正的策略。就在此時,想要給賴兼忠告的渡邊民部之助到場了。將她帶到此地的正是高尾太夫的妹妹腰元累(染五郎)。為了可以讓自己那背叛下不義之罪的丈夫與右衛門回到身邊,她決定協助民部之助。
高尾太夫回來的那一刻,大江鬼貫也現身,並開始勸告高尾太夫。聽到鬼貫來訪的賴兼出面制止,他拿出了將軍所寫的書狀證明高尾太夫已被自己納為愛妾,回絕了鬼貫的諫言。但是這封書狀其實也是彈正跟鬼貫技倆。看見整個過程的民部之助正在為此事煩惱不已時,與右衛門現身了,他描述了在稻村崎其所目擊的事,便向民部之助提出了回到主君家的要求,展現了決心走進了房間。躲在一旁聽與右衛門談話的累,向民部之助出事自己的出生證明。其實高尾太夫跟累姐妹倆是那名殺害了滿祐的平民助的親生女兒。民部之助為這對孽緣感到大吃一驚。

二幕 滑川寶藏寺土橋堤場
與笹野才藏一同來到河堤邊的是京潟姬。在賴兼的正房去世後京潟姬成為了他的未婚妻,而現在她的性命也被彈正、鬼貫一夥盯上了。為了得到賴兼的庇護而前往別館路途上的京潟姬
,被那與彈正一夥為虎作倀的管領山名持豐所襲擊。但幸好民部之助與累及時到場搭救,京潟姬才免於一患。
說時遲那時快,絹川與右衛門也趕來並隱身在一旁的草叢中,同時為了追捕他的到哲也到場了。道哲為了要把到手的舊鐮刀及高尾太夫的衣裳送到鬼貫的手中,決定離開此地。躲在地藏堂中觀望的民部之助心想著他得把道哲手中的東西奪回。
被民部之助攻擊負傷的道哲,心有不甘的逃走了。累帶著京潟姬準備離開此地時,累因為踩到了從道哲身上掉落的舊鐮刀傷了腳。京潟姬正想出手援助時,高尾太夫的亡靈突然出現並附身到了累身上了。累的顏面開始醜陋的崩壞,甚至因為懷疑京潟姬及與右衛門之間的關係,提起舊鎌刀就往京潟姬身上刺了下去。與右衛門趕到現場,看到這副光景搶下了鎌刀手刃了累。在一旁本來應該被鐮刀貫穿的京潟姬,因為隨身攜帶的稻妻的名鏡擋下了那刀而逃過一劫。這波事件中有如神助般幸運的京潟姬,與右衛門邀她同行。他們一同躲進了小船時,賴兼經過了此地,接著仁木彈正、民部之助、道哲、局之沖之井等人也接著到場,在黑暗中互相尋找著對方。在這過程中,道哲取回了舊鐮刀,正要乘著小船與京潟姬離開的與右衛門也入手了能夠當暗殺幼主計畫證據的密件。

三幕 第一場 足利家裏墊場
賴兼因為種種品行不良的行為,被將軍命令引退,而他的繼承者鶴千代將接手他的位置。乳母的政岡(染五郎)察覺了彈正一夥策劃暗殺幼主的行動,為了預防毒殺,她細心的親自打點幼主的三餐。同時他也教導其子千松也為了保護幼主,就算是被下了毒的食物也該替幼主吃下。政岡正在為餓著肚子的幼主與千松備餐,政岡要千松為幼主帶來餘興,命他帶來裝有麻雀的鳥籠,讓麻雀唱歌。千松按照母親的要求正要讓麻雀唱歌特同時,母鳥飛來了,開始餵食籠內的幼鳥。儘管看到這副光景相當羨慕的鶴千代及千松,但他們心想著要得到政岡的誇獎所以繼續忍著飢餓。看見他們可憐的樣子政綱忍不住流下了眼淚,突然母鳥匆促的飛走了。察覺了不對勁的政岡朝天花板擲了髮簪,打算奪取鶴千歲性命的彈正一夥的嘉藤太現身了。政岡將其趕跑後,接著管領的山名持豐的妻子榮御前來到了,她說是代替自己的夫君前來探望鶴千代的病情。原來是因為政岡害怕有人會謀取鶴千代的性命,事先向周圍說了鶴千代因病拒絕接見男賓。
政岡再次告誡千松(為了幼主就算是毒也要吃下),並要他先退下去後,彈正的妹妹八汐、沖之井與松島等人站到了政岡及鶴千松的身旁,迎接榮御前的到來。榮御前帶了探望的小點來,並要八汐獻上這份禮物,鶴千代忍受不住飢餓伸手拿了點心。政岡出面制止,但是榮御前反過來要政岡一同勸鶴千代嚐嚐這點心。千松見狀衝了出來,一手搶過了點心往嘴裡塞,然後把剩下的點心給踢翻,便開始痛苦的呻吟。八汐抓住了千松拔出短刀就往他喉頭一架,把管領家所獻上的禮品這麼踢飛就算是孩子也是該當死罪,這麼一說便在他喉頭上劃下一刀。千松痛苦地喊了出來。政岡在一旁緊緊的抓住了鶴千代,只能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殘忍的殺害。最終千松斷氣了。榮御前要周圍的人們退下,並拿出了一卷書狀。這書狀裡記載著彈正一夥的惡形惡狀。原來榮御前在一旁觀察了政岡的行動,誤會了政岡打算調包年幼的千松及鶴千代,所以誤會了政岡也是他們一夥。她把連判狀交給了政岡保管之後,一行人便離開了足利家。
在目送著榮御前一行人離去後,政岡到了千松的遺骸前。她稱讚千松謹守自己的教導,為了保護幼主壯烈的犧牲自己,然後讓他們得以入手證明彈正一夥惡行得書狀。但是正該還是忍受不住喪子之痛,抱著千松的遺骸痛哭失聲。八汐突然出現打算斬殺政岡,勸返被奪取性命。此時有一隻老鼠偷偷地叼走了連判狀。

四幕 第一場 山名館裏書院場
國家大臣的渡邊外記左衛門揭露了彈正一夥企圖篡位的罪狀,打算公開審判他們。大江鬼貫來到了審判場。與鬼貫等人連成一氣的山名持豐駁回了外記左衛門所提出的罪狀,還反控他未按照程序處理。就在此時管領的細川勝元到來了,他先過目了外記左衛門所篆的書狀。他評斷鬼貫身為諫官卻怠忽職守,不糾正整天沈溺於玩樂的君主。他引用了「狐假虎威」的故事,暗諷持豐。別擇時日,鬼貫、彈正、外記左衛門等人將同席,聽命裁定。

四幕 第二場 裁判所門前場
數日後的裁定之日。細川勝元因他務外出。山名持豐打算趁這空隙擅作判決。聽聞此事的渡邊民部之助在幕府的裁判所前感到心急如焚。這時藏匿在羽生村的霜川與右衛門帶著能揭發彈正一夥惡行的密書來到現場了。
就在此時,載著細川勝元的轎子到了,民部之助拿著密書上前直訴。原本直訴是絕對不被受理的。但是勝元接受了民部之助的直訴並進入了裁判所。為了一探裁判的過程,與右衛門進去了裁判所,此時土手的道哲現身了。他為了得到仁木談正的讚賞而專程把舊鐮刀送來。正當道哲與民部之助起衝突時,與右衛門從從門外進入,一舉擊倒了道哲奪下了鐮刀。方才交給勝元的密書,成為了有力的證據,外記左衛門所提的罪狀被認可了。

四幕 第三場 裁判所場
經勝元的判決,大江鬼貫,仁木彈正等人被定了罪,鶴千代繼承足利家一事也重新得到認可。敗訴的仁木談正提刀砍向了外記左衛門。與負傷的外記左衛門激烈纏鬥的彈正用妖術瞬間消失了。接著大量的老鼠湧出,屋樑上也出現了一隻巨大無比的老鼠。趕到現場的與右衛門,拿起了舊鐮刀往腹部一刺,鮮血注入鐮刀的一瞬間,妖術被破解的彈正現身了。民部之助也及時趕上,拿起了古鐮刀刺穿了彈正,外記左衛門也接著補上了致命的一擊。細川勝元將鶴千代的繼承證明交給了外記左衛門,並朝著還附著傷的外記左衛門命令,為了慶祝平息了足利家的騷動,開始唱慶祝的歌吧。外記左衛門聽了命令,忍著痛苦開始歌唱,足利家的騷動終於平息了。

晚間 16:20~21:05

晚間 第一幕『俊寬』

劇情大綱
在平治之亂獲勝的平清盛取得了治理天下的大權。平家一門的人也跟著雞犬升天,俗話說「若非平家皆不是人」展現了當時他們的位高權重。但是後白河院與其近臣,對於平家的隆盛感到不滿,密謀推翻平家。但是他們的計謀被平家所察覺,結果僧侶的俊寬、丹波少將成經、平判官康賴被列為首謀者,被流放至與世隔絕得海上孤島「鬼界島」。經過了三年的某一日。居住在與城裡距離遙遠的南海孤島上的三人,把山上採集來的硫磺與漁夫交換著魚,或者撿著被海波打上來的海草過活。丹波少將成經與平判官康賴為了祈求有朝一日能回到城中,在島上設立了熊野神社並每日參拜,今天也在參拜完的回程中,順道拜訪僧侶的俊寬。這三人來到島上一直互相幫忙,不時就得碰上一面。但是最近,成經與島上的海女千鳥結為戀人,為了介紹給俊寬認識,今天帶上了千鳥。聽到了這消息的俊寬非常高興,他說這就像得到了女兒似的,並答應說會像親身女兒般的愛惜她。雖然微不足道,但是他們也舉辦了慶祝成經與千鳥結為夫婦的儀式。

他們用鮑魚的殼當作酒杯,以山上的湧泉代酒,四人互相乾杯。就在此時,水平線的另一端一艘大船朝著島的方向駛了過來。他們三人想這必是來告知結束他們流放之行的使者所乘的船,興奮地追趕了上去。

船終於抵達了島上,從船上澡出來的是瀨尾太郎兼康。正如他們三人所想,這是艘從城裡派過來的赦免船。其實是因為最近,清盛的女兒德子成為了天皇的妃子並且懷孕了。為了祈願能夠安產,而決定大赦天下,而告知這個消息的使者正式瀨尾。瀨尾開始唸出赦免狀的內容,成經與康賴的名字被提及了,但是俊寬卻沒有。俊寬充滿疑問,重複確認了好幾次赦免狀的內容。但是就是沒有提及俊寬的名字。理由是因為清盛對俊寬的憎惡太深,無法原諒俊寬的罪行,決定將他留在島上。聽完這理由,俊寬感歎道背負同樣的罪行,同樣被流放至荒島上,只有自己不被原諒的這種不合理的判決感到相當失望。

丹左衛門從船上走了出來。他接受清盛長男小松內府重盛等人的命令,來告知俊寬他被允許回到離城中不遠的岡山。聽到這令人高興的消息,俊寬一行人正要一同搭上船時,瀨尾拒絕讓千鳥上船。俊寬等人做出百般解釋,希望他們能讓千鳥一同乘船。但是瀨尾完全不理會這個請求。見了這樣子,成經決心與千鳥一同留在島上。俊寬也說到如果不能讓他們四人一同乘船,那他們寧願永遠在島上生活。丹左衛門見了這情形,也開始說服瀨尾聽聽他們的請求。但是瀨尾仍然拒絕了這個請求,並說道他已受清盛之命,手刃俊寬的妻子,留下千鳥一人,把俊寬等三人前行押到了船上。見著了千鳥悲傷不已的神情,丹左衛門安慰她說等他們回到了都城,會馬上在排傳來迎接她的。千鳥說:「鬼界島上沒有鬼,反倒是都城裡住著如鬼一般的人」。她控訴著瀨尾的無慈悲,一邊衝向岩石打算一頭撞死。

此時俊寬從船上出現了。他安撫著千鳥說道,自己被清盛深深地贈恨著,也因此失去了妻子,他已經失去了回到都城的希望了。因此他自願留在島上,懇請千鳥代替他搭上這艘船。但是瀨尾仍然鐵石心腸的拒絕了這請求。俊寬心意一決,奪下了瀨尾的刀便往他肩上一砍。身負重傷的瀨尾尋求協助,但是剛在一旁看著瀨尾那泯滅人性的舉動,拒絕了他的殃求。瀨尾只能負著傷與俊寬拔刀相刃。

雙方交戰,正當俊寬要給瀨尾致命的一擊時丹左衛門說道。殺了瀨尾不只會浪費重盛的一番好意,也會在關所因為乘船人數不足而造成麻煩,所以要俊寬手下留情。俊寬對於現世已感到絕望,他再次請求讓千鳥搭上這操船,最終還是手刃瀨尾。看著這狀況的丹左衛門,顧慮俊寬的心情,允許讓千鳥搭上了船。俊寬也強行地把還在抵抗的千鳥推上了船。解開了船纜,船離開了海岸。在船上,丹左衛門、成經、康賴、千鳥等人向俊寬道別。俊寬也依依不捨地揮手道別,船也漸漸向海的方向遠離。船離得越遠,俊寬喊的也越來越大聲,手揮動的越來越激烈。

雖然決心留在島上,但是隨著船往海中央駛去,俊寬仍不自覺得追了上去。海浪不斷的打向岸邊,但仍對追逐著船影的俊寬,爬上了岸邊的岩石。在此他只能望著船漸漸地遠去直到不見蹤影。

晚間 第二幕 襲名披露 口上

這是慶賀松本白鸚及松本幸四郎襲名的特別演出。主演的演員們將各個身著傳統的日式禮服(裃)一齊來到台上向觀眾打招呼(口上)。

晚間 第三幕『魚屋宗五郎』

序幕 芝片門前 魚店內場
鎮裡正因為芝神社的祭典而熱鬧不已。但是此時鎮上的魚店宗五郎的家中,宗五郎的妻子阿濱(おはま)跟店員的三吉卻沈浸在悲傷的氣氛中。原因是他們得知了宗五郎那送去武士家的妹妹阿蔦(お蔦)因為不義密通(當時效忠主均為第一優先,僕人間的戀愛等的關係被視為不義,該當死罪)的罪名被處以死刑的消息。聽到此悲報,阿蔦的友人阿茂(おしげ)與菊茶屋的女掌櫃阿密(おみつ)前來弔唁,她們也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的死訊。最令他們不敢相信的是阿蔦所犯下的不義之罪,她們認為一定事有蹊蹺。

為了準備喪事而前往寺廟的宗五郎回來了。阿密兩人對因為妹妹的死而無精打采地宗五郎說了節哀順變之後便離去,父親的太兵衛也在此時從屋裡出來。太兵衛也因自己重要的女兒被處死而深感痛心,他說到要前往磯部的宅邸去喊冤,阿濱及三吉也異口同聲的說的認同此事。但是宗五郎想,阿蔦奉公收到了兩百兩的鉅款以及每月的薪水讓他們得以無憂無慮的生活,這一切都是多虧了磯部家主的大方。再來他也認為磯部不可能無緣無故處死自己的妹妹,安撫眾人忍下悲傷。看見丈夫及父親悲傷的神情,阿濱提議他們喝酒。但是宗五郎拒絕了。其實宗五郎相當愛酒,但是一喝就會酒瘋大發,所以他對神發了誓不再飲酒。

就在此時,酒店的店員提著一罈酒來到了這,說是一名貌美的女侍委託他送來的。就在店員離去之際,與阿裊同事的阿凪到來了。阿凪像宗五郎一家說明了事件的緣由,前天的晚上,阿蔦正在找自己養的貓的時候,來到了宅邸中供奉神明的地方。庸人的典藏當時也在那。迷戀於阿蔦的典藏強硬的向阿蔦表達了愛意。阿蔦果斷地拒絕並開始求救。浦戶紋三郎趕到了現場解救了阿蔦,卻被典藏記恨在心。再加上典藏不小心把他打算謀取權位的陰謀說溜嘴了,因此他決定先下手為強,去告了阿蔦與紋三郎密通這無中生有的狀。由愛生恨的典藏嚴加拷問阿蔦。相信了典藏說詞的磯部家主,將阿蔦視為罪人示眾,最終斬殺了她。

聽到了真相的宗五郎一家,憤恨的全身顫抖,聲淚俱下。宗五郎壓抑不住心中的情緒,忍不住喝起了阿凪帶來的那罈酒,打破了禁酒誓言。但是他一喝便停不下,已乾了三杯的宗五郎牛飲不止。宗五郎開始發起酒瘋,對阿凪口吐狂言,把那罈酒喝乾了。

二幕第一場 磯部宅邸玄關場
在磯部宅邸的玄關前,家臣們正談論著阿蔦被殺害的話題,此時揮舞著酒罈的宗五郎粗魯的闖了進來。聽聞騷動而到場的岩上典藏,將宗五郎拘捕起來。
趕到場的阿濱,為丈夫的舉動道歉希望得到原諒。但是宗五郎反而變本加厲,一腳踢在了典藏身上。典藏勃然大怒提起刀來正想往宗五郎身上一砍,家中重臣的浦戶十左衛門出面制止,安撫了典藏。他鬆綁了宗五郎並且對他說了安慰的話。就算帶著濃濃的醉意,想起那死於非命的妹妹,正打算請求讓他見上家主一面解除這心頭之冤時,宗五郎就這麼不勝酒力的睡著了。十左衛門命令在一旁的兵卒們把宗五郎搬往庭院。

二幕第二場 磯部宅邸庭院場
被搬至庭院的宗五郎醒了過來。他雖然酒醒了,但是似乎不記得任何事。阿濱向他說明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在宗五郎聽完了之後為自己的失態感到後悔不已時,磯部主計之助到場了。
就算只是酒醉亂性,但是還是要為自己無理的舉動擔下責任,主計之助要宗五郎下好失去性命的心理準備。但是經過十左衛門的仲裁,急躁地將阿蔦處決此事,主計之助也是後悔不已。主計之助像宗五郎低頭道歉,並奉上了弔慰金。他也保證會支付父親太兵衛一生所需的給予。另外也為嚴加處分陷害阿蔦於不義冤罪的典藏。宗五郎接受了主計之助的道歉,與妻子阿濱一同感謝他的慰問。

晚間 第四幕 『春興鏡獅子』

劇情綱要
這裡是迎來新年的江戶城中的本丸御殿。而今日正舉行著新年傳活動「御鏡曳」,而將軍趁著勁頭,欽點了其寵侍彌生為他表演舞蹈。用珍藏的獅頭裝飾(舞獅時面具),家臣的長老涉井五左衛門、將軍幕府的管家關口十太夫,無一不打從心裡盼著彌生舞蹈的開始。

五左衛門一行人,正在隔壁的房間等待時,被嬤嬤飛鳥井以及身為女侍長的吉野,從房間拉了出來,此時,彌生也現身了。然而彌生太過羞愧因此跑開了。而飛鳥井他們又再次把彌生帶了出來,讓她坐在大廳上的中央。彌生也在此時下定決心要開始獻上舞蹈。

彌生隨著川崎音頭(日本的民謠)開始揮舞著手,使用了用於包裝的布料,優雅的跳起了舞蹈。不久,彌生隨後跳起了手握扇之舞、手舞、二把扇舞,華麗的呈現舞姿之後,彌生把獅頭拿在手上。於是,不知道從哪裡飄了進來、成群的亂蝶到處飛舞著,獅頭竟然開始追逐起那群蝴蝶,像是被捲入亂蝶之中,彌生竟然消失、不知去向。

終於,此時此刻,獅子精靈現身了,和成群交錯的蝶精遊戲了起來。而且,獅子精在獻出了其狂亂桀驁的舞蹈之後,又返回了其原本被放置的獅子座上。

Category
Published: May 17, 2018 / Last Updated: May 23, 2018

ページトップに戻る